网站首页 > 热门要闻 热门要闻

何以西湖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7-2-17 15:52:09

何以西湖

作者:杭州名人纪念馆副馆长 吴 涛


杭州之胜在于西湖,西湖风光天下闻名。何以西湖?关于这个话题,不是一下能说清楚的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一千个人心中也有一千个西湖。既然如此,不如信笔写开来,让读者雪夜访戴,意到而止最好。

中国的名胜,没有人类的认同,尤其是文人的认同和赞美,是不成气候的,这是人和地的一种“机缘”。除了得到传统士大夫欣赏肯定外,西湖对于杭州的重要性也让她得到了代代杭州人格外的呵护。回顾历史,东汉华信修筑海塘,让西湖与咸水隔开,从而渐渐演变成淡水湖。公元589年,隋文帝废钱塘郡设“杭州”,公元591年,大将杨素发动民夫依凤凰山建造杭州城垣,将此城市的中心由西湖群山中移到了现代的江干一带。公元605年,隋炀帝发动民夫开挖大运河。大运河的开通,促进了杭州城市的发展与繁荣,使它成为中国东南地区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。而江干一带土地并不广阔,由此城市开始向西湖以东区域扩展,由于商业发达,户口增加,给水问题愈来愈感迫切,西湖作为水源地的重要性愈发凸显。从唐代开始,李泌、白居易、苏东坡等历代杭州地方官都投入了极大的精力去治理管理西湖,西湖由此避免了因为淤塞而消失的命运,和杭州一体共生,不可再分了。

很快,西湖的美映入了诗人的眼眸。

从高处看西湖,她三面云山,中涵碧水,山水辉映,面积大小及轮廓非常合适地与城市搭配在了一起。西湖烟云湿润,草木茂郁,其蕴籍多变,或秀丽温润,或氤氲迷蒙,体现了江南阴柔温润又明丽多姿的山水之美。对于追求山水之趣,隐逸之风的士大夫来说,西湖正是一处完美的寄情之所。从此,西湖和伟大诗人的因缘际会正式开始了。


先是白居易,这位大诗人为钱塘湖留下长堤一条,以利农田,造福四方。为官之余,白居易深深为西湖风光所吸引。“最爱湖东行不足”的诗人临别西湖之际,只带了几方西湖灵石随身而行。他还请人画了一幅西湖全景画带回长安,特地挂在家中大厅里,供来访宾客欣赏,让西湖在当时的政治文化精英中产生了影响。


到了北宋,又一位大诗人苏东坡到了杭州。尤其是公元1086年,他第二次来杭州任知州,时间长达四年。苏东坡见到淤塞严重的西湖,写下《乞开杭州西湖状》,首次在官方文件中用了“西湖”这个词。他慧眼如炬,写道:“杭州之有西湖,如人之有眉目,盖不可废也……使杭州而无西湖,如人去其眉目,岂复为人乎?”在苏东坡主持下,二十二万民夫疏浚了西湖,还因地制宜,用疏浚挖出的淤泥封草从南到北横跨西湖堆筑了一条长堤,即为后世的苏堤。长堤卧波,可谓点睛之笔,在湖面上划出一条黄金分割线,西湖一下充满了秀丽灵动之气。苏东坡还命人在湖中设立三座石塔作为标记,禁止石塔范围内不得种植菱藕,以防淤塞。随着时间的演变,三座石塔慢慢演变成后世的三潭印月。可以说,西湖从这时起,展现了天堂初景。

西湖之名,诗词书画的描绘起了重要的作用。白居易、苏东坡以及后来者,留下了众多描绘西湖美景的诗篇,表达了对西湖的赞美。苏东坡写下了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:

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

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

他还写道:“居杭积五岁,自忆本杭人。故山归无家,欲卜西湖邻。”把自己当成了杭州人,愿常伴西湖之畔。

白居易在《西湖留别》中也流露出对西湖的眷恋:

绿藤阴下铺歌席,红藕花中泊妓船。

处处回头尽堪恋,就中难别是湖边。

这些诗歌描绘了西湖美景和诗人在杭州的悠游生活,抒发了对西湖的怀念、使读者心中产生了对西湖的神往之情。

南宋画院的画家也留下许多描绘西湖的画作。公元1138年,南宋王朝定都杭州,杭州一跃成为全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军事中心。南宋统治者偏安东南,皇亲贵戚,官僚地主、富商豪贾纷纷在杭兴建庭园,杭州成为南宋一朝园林最发达的城市,西湖被迅速地开辟成为一个风景区。在太平优渥的生活中,士大夫们顺应自然,渔樵耕读,明月夜下,泛舟湖上,充分享受了山水园林之趣。在西湖秀丽山水的影响下,一种追求局部,体现优美意境的画风形成了,当时南宋画院的一批画家,创作了一大批描绘西湖美景的作品,代表人物有李唐、刘松年、马远、夏圭等人。

“李唐白发钱塘住,引出半边一角山”,我们在马远、夏圭等人“残山半水"的作品中感受到了典雅秀丽的诗情画意。他们从湖山美景中,挑选在某个时段最具诗意的意境,尽情渲染表现并加以命名,形成了西湖十景:平湖秋月、苏堤春晓、断桥残雪、雷峰夕照、南屏晚钟、曲院风荷、花港观鱼、柳浪闻莺、三潭印月、双峰插云。这西湖十景,成了西湖美景的代表,一直延续至今。随着这些题名景观的出现,加以历朝历代的营建,西湖从南宋开始形成了“一半山水,一半人工,因地制宜,宛若天开”的园林风格,真正成为了人们流连忘返的风景胜地。

南宋局面稳定后,人们开始过着无痛无忧,潇然安宁的“如意”生活。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”,在杭州这座“销金窟”中生活,故都沦陷,山河不全的沉痛似乎早已过去,去收复失地的意愿也不再强烈。鲁迅曾劝郁达夫不要搬家到杭州,因为在西湖的美色里,会销蚀意志。再回头看看白居易、苏东坡等人对杭州和西湖的热爱眷恋,我们不得不承认西湖的美、杭州的好是多么的有魅力啊!

只是,意志消磨殆尽是人的问题,怪不得这一片好风景。西湖柔美的外表之下,也承载了历史的厚重,她见证了太多帝王将相、文人墨客、寻常百姓的起伏沉落、风流逸事、悲欢离合。在西湖边,吴越钱氏修建的家庙佛塔依旧驻立;康乾雍三朝行宫遗迹今日犹在;蒋经国、史量才、黄宾虹、林风眠、潘天寿、盖叫天等人也都留有故居。许多历史人物也有意无意都将西湖选作了埋骨之所,苏小小、林逋、岳飞、于谦、张苍水、秋瑾、章太炎等历史人物都安葬在西湖边。穿行西湖,仿佛在翻阅一本厚厚的历史书:苏小小的油壁车停驻在西泠桥畔;林逋在梅林中待鹤归来;岳飞正激愤地写下“天日昭昭”;临刑前,面对西湖群山,张苍水吟出“好山色”三字……太多的故事发生在这里,西湖,就是历史的见证者。


有一位老先生曾经对我说过,相对苏州园林,西湖是入世的,因为她就在城市边。每年春节后,烧香老太的黄背袋蓝布衫准时出现在湖边路上,向着灵隐净寺袅袅烟云走去;西湖音乐节的现代节奏总会在五月底响起在太子湾里;湖面上的游船载着各地的游客来往穿梭;湖畔茶室里老杭州们正惬意的饮茶,享用一碗桂花藕粉;岸边长椅上恋人们沐在春风阳光里享受爱情的美好……在这里,政要高官、富商名媛、寻常百姓,四方游客都能找到古老和现代间属于自己的角落。

西湖又是喧嚣多元得。

但是,西湖的哪一面才是你心中的西湖?明代张岱写过《西湖梦寻》,想留下他心中梦里的西湖。他还有一篇《湖心亭看雪》: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矣,余?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、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文中的西湖孤寂空灵,清新雅致,不沾人间烟火气。“莫说相公痴”,或许,精神家园中的那个西湖才更唯美动人吧。

何以西湖?写到这里还是没给出具体的答案。要寻找这个答案,得去体会,要去翻书,更要有股“痴气”在胸间才行。愿大家都能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个西湖!

上一篇:西湖国宾馆名园微杂志上线啦

下一篇:没有资料